下部隊的第一個週休 做了六個多小時的車才回到高雄

雖然很累 但隔天還是坐車去台南找冠閔他們

主要的目的是陪陪信豪 那種難過的感覺我們都很清楚

很多很多事情都一言難盡 但在這種時刻

避免讓難過的人獨處是最重要的

也許不能提供些很好建議 也許不能一語驚醒夢中人

至少 我們可以讓他知道他並不是一個人

晚上五個人出去吃吃飯 聊些部隊的事

話題內容幾乎都在幹譙班長 沒啥營養 :p

吃完飯回冠閔家 順便買了些很local的酒

於是整晚就邊喝酒邊聽著冠閔他老爸的感情哲學

也不知道是不是同樣都是天蠍座的

阿伯的思想和哲學和我幾乎有八成以上的相同

大家就坐在一起集思廣益 希望可以提供些好的建議給信豪作參考

不過說真的 有時真的覺的男生比女孩子還來的單純

或許有時粗魯了些 粗心了些 愛玩了些

但在內心世界卻是表裡不一的單純多了

看著信豪一整個憔悴的樣子 說實話真的很替他覺得不值得

但值不值得並不是我們旁人說了就算的

我們都很清楚有些情愫不是說放就放的下的

說實話即使是過來人 過了這麼久都還是有些捨不得

只能期許他能早些日子度過這個時期了

畢竟 跨出最後一步的 不是別人 而是我們自己

男人 要有男子漢的氣魄!



創作者介紹

~Per l' amaro e il dolce?~

noiram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