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早被某個不知道為啥頭流血的長官吵醒後就睡不著了

坐在床頭發呆 想開電視看但學長在睡覺

於是便晃晃悠悠的在醫務所裡閑晃

餵餵更早幾踢學長留下來 從夜市撈回的醜不拉機的魚

然後就躲回辦公室 開著電腦順便看看一樣陰暗的桃園天空

好久沒看到太陽了 突然很懷念熱死人不償命的高雄

體內的維他命D警示燈一直在響

無奈天空就是如此 也只能放任它在那裡吵

..........

有人說過 越是痛苦的事情越是要面對它

逃避的心態只會讓人在再次面對它時更顯的徬徨無助

雖說並不是每次都是抱著精詳的計畫去面對

但是最近開始有種感覺

就是雖然常常沒頭沒腦的去想那些很酸澀的事情

事情沒有解決 但是卻發現

那些曾讓我覺得很痛苦難過的事 漸漸變的沒那麼嚴重了

難過的事變的沒那麼難過 感覺和解決掉它

在某些層面來說其實意義是差不多的

..........

如往常一般 手很自動的翻開錢包

掏出那張自我暗示的小紙條

發現自己可以面露微笑的看著第三個心願

人果然需要自我鼓勵 ^^




創作者介紹

~Per l' amaro e il dolce?~

noiram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