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談Bossa Nova,遠一點就要談拉丁美洲音樂對爵士樂的影響,尤其是古巴音樂。拉丁美洲音樂就與爵士樂有密不可分的關係,早從1930年代開始,就可以在爵士樂中聽到拉丁風的節奏和旋律。

主要原因是古巴黑人樂手移居到紐約,影響了當紅的Dizzy Gillespie和Charlie Parker等人。另外,許多美國大樂隊領班,例如:Cab Calloway、Chick Webb、Duke Ellington等人的音樂,也滲透到Machito、Mario Bauza等巴西樂手的編曲中。在兩相交流之下,拉丁音樂與爵士樂有了水乳交融的經驗,而出現了「拉丁爵士」的名詞。

簡單來說,「拉丁爵士」就是指美國爵士樂結合南美古巴、波多黎各、加勒比海等音樂風格,例如古巴黑人的熱舞音樂騷沙(salsa)、曼波(mambo),巴西的森巴(samba)、巴沙諾瓦 (bossa nova)等等。拉丁爵士的巔峰在1950~1960年代,50年代,拉丁元素點綴性的出現在硬咆哮、加州酷派的風格中,已經深受美國樂迷所喜愛。

到了1960年代,Stan Getz將巴西當紅的Bossa Nova引進,同時引進Astrud Gilberto及Joao Gilberto等一流巴西樂手,掀起一波Bossa Nova狂熱。而Bossa Nova樂風也從巴西,經過美國的擴大放送而風靡全球。 


Bossa Nova的特色

Bossa Nova葡萄牙文,Bossa是雙人舞曲的一種,Nova是新的意思,用英文解釋是「新節奏」(new beat)的意思,或者說是「新音樂」,狹義地來說指的是巴西的新音樂。進入美國之後,結合西岸酷派輕鬆的表現方法,給聽眾活潑愜意之感,深受一般聽眾歡迎,成為當時最主要的拉丁爵士樂風。不過,對許多學究型的樂士迷來說,會認為Bossa Nova偏向流行音樂的比重多於爵士樂,因此許多自認正統的爵士文獻,對於Bossa Nova著墨並不多。

事實上,Bossa Nova算是森巴音樂的一種新變形,無論從旋律、節奏、和聲三方面都有所改變。其中最鮮明的要屬節奏上的轉變,Bossa Nova主要由持續不斷的十六分音符組成,速度大約每秒76-100下,在每十六個音符一循環的節奏中,第一、四、七、十一、十四個十六分音符加重拍,形成一種持續流動而又帶有搖擺味道的氣氛。

而原本爵士樂用鼓或貝斯來表現的低音節奏,則被吉他的正、反刷和絃彈奏取代,或者是鼓棒輕敲鼓邊來表現,音樂的沉重感減輕許多。然後再佐以新的和絃進行,以及歌手接近無調的自由吟唱,整體呈現一種散漫寫意的情境。Bossa Nova多是演唱為主,不過歌詞也漸漸有所改變,與巴西當地起初的流行有所差異。憂鬱悲傷的內容越來越少見,呈現的中產階級願景與氛圍。

總結來說,Bossa Nova並非取代森巴的樂風,與傳統南美及拉丁音樂不一樣,不如森巴、倫巴那樣強烈熱情,巧妙的節奏與切分音效果不僅有拉丁節奏的動感,結構上又能融合美國西岸酷派風格。兼具南美的煽動多情,又有酷派的清新慵懶,因此成為夠吸引更多中、上階層聆聽者的巴西新音樂。 


巴西興起、坎城風光

Bossa Nova自50年代末期在巴西興起,並成為50、60年代巴西新流行音樂的代名詞。而Bossa Nova能夠在巴西大為流行,不能不提Joao Gilberto、Astrud Gilberto、Antonio Carlos Jobim、Luiz Bonfa等人。首先是1959年Astrud Gilberto的專輯「Chega de Saudade」在巴西大受歡迎,Bossa Nova成為巴西當地最炫的新音樂。

創作「The Girl From Ipanema」的Antonio Carlos Jobim,不僅引起全球一片Bossa Nova熱潮,同時也誘發春上春樹創作夏日奇想小說。其實,早在1956年Antonio Carlos Jobim只是EMI唱片巴西分部的一個小員工,在朋友介紹之後認識了兼具詩人、歌唱家、外交官身份的Vinicius De Moraes。當時Vinicius De Moraes正為新劇找作曲家。沒想到,Antonio Carlos Jobim與Vinicius De Moraes啟動了Bossa Nova流行引擎。

1959年法國電影「黑色奧菲斯」(Black Orpheus)勇奪坎城、奧斯卡、金球獎三項最佳外語片獎。片中濃厚的Bossa Nova配樂,主題曲「A Felicidade」、「Desafinado」更風行一時,歌詞就是出自Vinicius De Moraes之手,音樂則由Antonio Carlos Jobim與Luiz Bonfa合作。全球樂迷也藉此電影原聲帶,開始對Bossa Nova產生興趣。 

堪稱Bossa Nova國歌的「The Girl From Ipanema」也有一段誕生故事,Ipanema是個巴西里約郊外的海水浴場。1962年作詞者Vinicius De Moraes與作曲者Antonio Carlos Jobim,兩人在Ipanema附近的Veloso露天酒吧,看到一位美麗的女孩走來,兩人有感而發寫出該曲。

歌詞是這樣說的:「苗條的身段,曬黑的皮膚,年輕又美麗的印帕內馬女孩,走著向前,踩著森巴的舞步,冰冷溫柔地搖著。我想跟她說我喜歡她,想獻上我的心,她卻沒注意我,只望著大海出神。」有種中產階級異地出遊、邂逅美女的奇想意境,頗能令廣大群眾會心一笑。而Veloso那家酒吧,後來也順理成章地以「The Girl From Ipanema」為店名,吸引許多各地觀光客造訪。

而吉他手Joao Gilberto則被稱為「Bossa Nova皇帝」,他與太太Asturd Gilberto可以說是夫唱婦隨,太太Asturd Gilberto更稱譽為「夏日微風的精靈」。其他的重要Bossa Nova樂手還包括有:Vinicius de Moraes、Baden Powell、Tamba Trio等。 


引爆全美流行

1962年史坦蓋茲與查理伯德(Charlie Byrd)灌錄「Jazz Samba」,其中「懊惱」(Desafinado)一曲就已經成功地讓Bossa Nova打入美國市場。說到Bossa Nova前進美國也有段故事,五、六十年代交替時,巴西正興起Bossa Nova風潮,美國一位詞作家Gene Lees到南美旅行,聽到「The Girl From Ipanema」在巴西大街小巷傳演著。於是決定拜訪原主唱Joao Gilberto、作曲者Antonio Carlos Jobim,並將他們引介到美國。

1963年史坦蓋茲的專輯「Getz/Gilberto」,陰錯陽差地在美國捧紅第一位Bossa Nova天后。詳情是這樣的,1963年薩克斯風手史坦蓋茲找來巴西吉他手Joao Gilberto、作曲家Antonio Carlos Jobim,合作該專輯。當時製作人為了讓這張唱片有國際賣點,堅持除了葡萄牙文原曲外,一定要加入英文演唱。

由於Joao Gilberto不黯英文,加上一時找不到適當人選,製作人就異想天開,讓Joao Gilberto的太太,從來沒有職業演唱經驗的Asturd Gilberto下場演唱,結果效果與反應出奇的好。她在「The Girl From Ipanema」中細緻帶稚氣,有點無調吟唱又有點虛無的風格,讓人聽來如同棉花糖沒有壓力,加上充滿異國情調的感覺,讓這首歌瘋狂暢銷。1964年6月不僅打進Billboard排行榜前五名達十二週之久,最高名次還到第二名(第一名是披頭四的專輯),後來甚至在排行榜盤旋96週,錄音紀錄超過六千次以上。

因此若說「The Girl From Ipanema」是Bossa Nova音樂,在全美及世界各地引爆風潮的起始點,是相當精確的。這一波流行甚至影響了7O、8O年代的電影及流行音樂。而Asturd Gilberto也因此踏上巨星之路,成為有史以來最成功、最具世界知名度的巴西歌手之一,在六、七十年代幾乎是Bossa Nova的代名詞。目前都還活躍於樂壇,甚至最近傳出她要到台灣演唱的消息。

當時美國流行界的情況,搖滾樂跟披頭四正狂熱中,有點古板的爵士樂幾乎要被樂迷遺忘,而史坦蓋茲遠道巴西請來Asturd Gilberto、Joao Gilberto、Antonio Carlos Jobim,的確為當時的音樂市場投出一記變化好球。 


Bossa Nova入門唱片 

其實,Bossa Nova是非常容易接受的曲風,所以不太需要所謂的入門唱片,否則也不會被部分爵士迷認為不夠主流、不夠嚴謹。但是,望著茫茫片海,相信還是有不少樂迷不知從何下手,開始接近Bossa Nova。因此,我就從簡單從前述的:Antonio Carlos Jobim、Stan Getz、Asturd Gilberto、Joao Gilberto四位樂手身上,來推薦一些好料。

首先喜歡Antonio Carlos Jobim歌曲的人,不可錯過特殊包裝CD「The Man From Ipanema」,裡頭三張CD收錄五十五首Antonio Carlos Jobim創作的歌曲,幾乎可以說是一套Bossa Nova小百科。另外1963年的「The Composer of Desafinado, Plays」專輯,Antonio Carlos Jobim演奏鋼琴、吉他,搭配管絃樂團收錄有「The Girl From Ipanema」、「Desafinado」兩首名曲。想試試Antonio Carlos Jobim新作的人,不妨試試他1986年的專輯「詩歌」(Passarim),可以聽到他演唱同時彈奏鋼琴。

再看有「美國Bossa Nova之王」稱謂的史坦蓋茲,他1962年的「Jazz Samba」、1963年的「Getz/Gilberto」是兩張重要專輯,更是讓Bossa Nova打開全球市場的兩把鑰匙。儘管裡面部分曲子非新作,但是搭配上沉穩厚實的次中音薩克斯風,讓音樂別有一番風味。如果,覺得這兩張專輯還不夠,還可以試試他的「Bossa Nova」精選。

沒聽過「Bossa Nova天后」Asturd Gilberto演唱的「The Girl From Ipanema」,似乎稱不是上真正的Bossa Nova樂迷。不過,該曲其實她有許多次錄音,除了專輯「Getz/Gilberto」收錄之外,1964-69年間她在卡內基音樂廳的演唱精華「This is」,也同樣有這首曲子,該專輯還另外有十三首作品。而「Talkin’ Verve」則由Gil Evans統籌製作,收錄另外十六首Asturd Gilberto演唱的Bossa Nova歌曲,包括有「So Nice」、「Bossana Praia」等。全球名氣不如太太的Joao Gilberto,事實上還是有許多實力之作,像是他1981年發行的專輯「Brazil」,就是一張與巴西第二代Bossa Nova樂手合作的唱片,世代傳承的意味相當濃厚。


影響所及

六十年代顯然是Bossa Nova氣勢的頂峰,從巴西到美國再到全世界,瞬間中Bossa Nova成為拉丁爵士的顯學,其他知名的樂手還包括:Gato Barbieri、Ray Barretto、Willie Bobo、Herbie Mann、Mongo Santamaria、Dave Valentin等等。而七、八十年代,Bossa Nova的後續發展,可以就巴西當地以及全球其他爵士樂手兩方面來看。時值今日,儘管Bossa Nova早已竄入流行音樂、電影配樂、民謠、爵士等各領域,有著繽紛多變的分身,但是還是有不少爵士樂手打著Bossa Nova的旗幟,作為自己演出的最大特點。

以巴西當地的發展來看,如果說Antonio Carlos Jobim、Asturd Gilberto、Joao Gilberto是第一代Bossa Nova樂手,那麼第二代的Bossa Nova樂手,指的就是巴西六十年代末、七十年代初的「MPB世代」。「MPB世代」的健將包括有:喬安波斯可(Joao Bosco)、奇哥布亞奇(Chico Buarque)、卡耶塔諾費洛索(Caetano Veloso)、瑪莉亞貝坦尼亞(Maria Bethania)等人。這些人與第一代Bossa Nova樂手最大的差異,在於他們有著更高的自覺、更多元的音樂語彙。而相同之處,則在於長期搭配合作產生的默契,以及根源自巴西、充滿律動的血液。想要對Bossa Nova有更進一步的深入了解,就不能不接觸「MPB世代」的作品。

放眼全球,到了二十一世紀各地依然有許多專擅Bossa Nova的樂手,只不過他們的音樂更加豐富,更具有時代感,讓Bossa Nova呈現不同以往的風貌。例如加入電子合成的Chick Corea、Poncho Sanchez、Arturo Sandoval等人,以及結合各種拉丁爵士風格的Chucho Valdes、Jerry Gonzalez、Sergio Mendes、Danilo Perez、Gonzalo Rubalcaba、Hilton Ruiz等人。

而持續活躍同時對國內樂迷來說知名度較高的藝人,則有六十年代在美國經過Bossa Nova熱潮洗禮的渡邊貞夫(Sadao Watanabe),他同時也是帶動日本六十年代Bossa Nova風潮的第一人。近半世紀浸Bossa Nova,使得他有著純熟的語彙,音樂的流動泛著精緻的粼光。另外一位近來風靡全台的Bossa Nova女歌手小野麗沙(Ono Lisa),以她巴西出生長大的優勢背景,再佐以自彈自唱的帥勁,以及一股稚嫩無瑕的唱腔,讓聽者感受到Bossa Nova的新鮮活力,平易沒有架子。

Joao Gilberto的女兒,貝貝吉貝多(Bebel Gilberto)系出名門,自然也走上Bossa Nova的演唱之路。她的歌聲慵懶粘膩,比起老父更有演唱Bossa Nova的本錢,有興趣的朋友可以找找King Records的「天籟」(Tango Tempo)專輯。

爵士演唱之外,2000年4月巴西導演Bruno Barreto推出一部名為「Bossa Nova」的電影。儘管劇情訴說,在里約熱內盧教英文的中年寡婦的愛情故事,但音樂大量採用Bossa Nova曲風,還包括有1942年出生的里約作曲家Deodato的新派Bossa Nova,更加襯托出電影的時代氛圍。

看來,身處二十一世紀,想要找個聽不到Bossa Nova的地方,可是件不容易的事。而且我想也沒有人會對Bossa Nova,這樣如棉花糖般鬆軟可口的音樂,敬謝不敏吧!

給我爵士,其餘免談! 



-----------
以上轉錄整理自   雅虎知識

Astrud Gilberto(歌手)的Fly Me To The Moon、The Girl From Ipanema、Corcovado、A Cretain Smile、So Nice、This Shadow Of Your Smile。

Antonio Carlos Jobim(吉他作曲人,Astrud Gilberto詮釋的曲子有些都是他寫的,例如The Girl From Ipanema、Corcovado)的Desafinado、One Note Samba。

StanGetz(薩克斯風大師)的The Girl From Ipanema、Corcovado

這些以後去唱片行要多注意一下了。

創作者介紹

~Per l' amaro e il dolce?~

noiram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