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見老爸難得的主動約我去家餐廳吃飯,

老樣子,我吃我的,他吃他的,一貫的沉靜,

那是一家狹小而精緻的酒吧餐廳,在人群中我看到了她。



她與著一群像似工作同事的人們一起吃飯聊天,玩玩餐廳裡的遊戲,

看著她揮著球棒(餐廳理會有打擊練習機阿?),因為頻頻揮空而笑的很燦爛,

回到座位上的她照樣和同事談笑風生,相隔兩桌而已,可以很清楚的看到(應該說是感覺)她的表情。

面對面的眼神似乎無意間接觸在一起,我選擇避開視線低頭猛吃,

眼角餘光發現她似乎有注意到我而頻頻仰頭確認,我依舊低頭不發一語。

在四週吵雜聲中我和我爸沉默的吃完飯時,我終於鼓起勇氣藉故裝飲料而走過他們那桌,

不過他們早就人去樓空了。

我想我夢中的心情有些惆悵,但卻放鬆了不少,

老爸買完單後,我們便離去了。

......

這夢有代表什麼意思嗎?  佛洛伊德大師會怎麼解釋?

我只知道她不只現實生活中過的很好,連在我夢中都如此笑容燦爛,

當然所謂的笑容爛只是一種感覺,她現在是什麼樣子我早就不知道了。

即使夢中的我冷漠的不發一語,但睡醒的我嘴角卻也是上揚的,

過去種種的不愉快漸漸的逐一沉到湖底,

剩下的只剩印象模糊的過往幸福,與延續分手至今的祝福,

不過這樣就夠了吧。




早起時看見了久違的太陽,原本就不錯的心情頓時變的更好。

這兩天的假期,就去桃園火車站附近找家書店愉快的度過吧,

很久沒喝星巴克的咖啡了,如果有看到的話,

買個兩三本書去那裡消磨下午茶時間應該很迷人的。

^^

創作者介紹

~Per l' amaro e il dolce?~

noiram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