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問我細節,只是宅性該發作的時刻剛好到了而已。



長著獸耳,一個穿的疑似OL,一個穿著像睡衣的衣服,

兩個在太陽光下一臉呆樣的無所事事,旁邊還有花飄來飄去。



請問一下,是想營造個什麼樣子的氣氛阿我?

為什麼畫完了自己卻看的霧煞煞?



好吧我承認我想畫個祥和的樣子。

不過怎麼看都像面露不屑的邪笑,是安怎了。

(都是嘴角惹的禍...)





這又是另一個謎團。

拿著鐮刀穿著破爛的妖精,恩,不要問了,我也不懂。

原本下面想畫一堆死人頭的,不過數了數發現要畫的頭太多顆,

所以很順理成章的順從我的惰性不畫了,

結果腳也沒給她補上去....

恩...算了....



os:啣著頭髮是比較帥膩?

阿不然讓她叼朵玫瑰花喔?

os:誰拿刀架著脖子逼你要她嘴巴含東西啦?



不過說實話,四年多沒畫過這種東西了,發現還真的怎麼畫都這種調調。

有機會放一下高中宅味最重時期的插畫回味一下吧,那時還真的畫了一堆雜七雜八的。

不過前提是我得要克服掉我的羞恥心才行....












放趣味的....



去日本買的暴力熊,幫他著了一下裝。

小酒是學妹送的生日禮物,菸是自己拿張紙捲一捲烤一烤做成的,

本少爺不吸煙,也沒認識的吸煙,想找根真的也不知道去跟誰要。

將就一下囉。

 

創作者介紹

~Per l' amaro e il dolce?~

noiram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