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不要把人"物化"──吳岳的一堂戀愛課。

吳岳不知道是怎麼了,星期三上課的時候,忽然有感而發,說了一些他的感情觀。



大人永遠只教你們──要唸書,要唸書,要唸書,從來就沒教你們怎麼處理感情,

所以大人也有錯,當我看到新聞的時候真的很難過。(他指的是成功高中砍殺北一女的事)

他還告訴我們,拿的起要放的下,是最偉大的價值觀。

你們知道嗎?原來,當兵陸軍的帽子是綠色的原來是有典故的,

因為都會兵變,媽媽樂勒。(他常說的詞,是髒話的代替詞。)

(他開始說他的初戀)我實在想不透,我考上大學(他讀台大中文,他宜蘭人。),來了台北


沒想到回去宜蘭後,她(讀夜校的同學)竟然跟我最要好的好朋友在一起,媽媽樂勒,我考
上他沒考上大學,竟然選擇他。

我當時大一,我開始不相信朋友,開始不相信人,開始討厭女性,

所以我大一人緣很差,可以說是孤立的。

但是我後來一直想,為什麼我會變的這麼討厭女性?

因為我覺得我被背叛。

其實啊,同學,失戀才能讓一個人成長啊。

失戀會是人生的轉捩點啊。

我就是在大一那年成長最多,為什麼?因為我失戀。

其實,我那時候來想一想,你說那個女的有錯嗎?

因為我考上了大學,在那個年代考上大學的,少之又少啊,

而她只是個讀夜校的,而且我也來到了台北,

她跟我好朋友日久難免也會生情啊!

所以她並沒有錯,她只是覺得她配不上我了。

真的,我後來想通了,就不埋怨了。

我還很感謝她,讓我成長的這麼快。

沒有什麼事是永遠的,同學啊!

只是我跟她的環境不同了。

我一直在想,我們都是很真心的耶,

因為她讀夜校,所以我都下課後陪著她去上學,陪著她放學,

我們都是字字真心啊。

但為什麼後來會變成這樣?

沒為什麼,因為環境不同了,誰都沒錯。

反而錯的人是我──因為我把她"物化"了。

我當時一直把她當作是我的"東西",一直認為她是我的,她就應該是我的。

後來發現我大錯特錯,因為我把她"物化"了,

我把她當成了東西,而不是一個人。

所以後來我想開了,也給了她最深的祝福。

她已經結婚了,你們知道嗎?

她結婚是我陪她去挑婚紗的,

是我陪她去刊選場地的,

是我幫忙她一起籌畫的,

拜託啊,我可不是小天使啊,也不是花童啊!(台下一陣大笑)

為什麼我會這樣?

因為我了解到,不能當情人當朋友總可以吧。

我在她最需要我的時候我出現,不需要我的時候,我就靜靜的在旁邊,

這樣不是也很好嗎?

我跟你們講的這些,聯考是一定不會考的,

但是對你的人生的聯考卻是一定會考,而且受用無窮。

當我看到這則新聞我真的很痛心,我是不知道他們是不是我的學生,

所以,失戀會是一個人的轉捩點。

我當時也很想從樓上跳下去啊,當時也覺得世界是黑暗的啊,

但是我現在都放下了,我想的通,所以我成長。

當時,我跟她說,我要去台北唸四年的大學了,

我從她眼睛看的出她的真心的說:「我會等你四年的。」

同學啊,當有人跟你說她願意等你的時候,你要高興一個晚上啊。

(這時忽然有同學傳了面紙上去給吳岳)

「傳這個給我幹麻?我不會哭啦,我的眼淚早在大一那年就哭完了。」

後來他又繼續說──

海誓山盟要不要相信?

要啊,同學!

但是只要相信個幾分鍾就好了。

當有人跟你說,她願意等你當兵兩年的時候你要高興一個晚上啊。

當有人跟你說,她愛你的時候,你要高興一個小時啊。

要感謝這一生她愛你啊,她豐富你的人生啊,她讓你的人生成長昇華啊。

讓你在年邁老去的時候,回想起來是豐富甜蜜而不是空白的啊。

當你的孫子問你說:「奶奶你在年輕的時候有沒有戀愛啊?」

你就會回答:「有囉,可精采的勒。」

而不是回答:「嬰啊,八三小。」(小孩懂什麼?)

(又是一陣笑)

有首詩送給你們:

「縱也不能令時光倒流,使草原欣榮花卉奔放,

然而我們不必感傷,情願在殘留的部分,在找尋力量。」

這是我大一那年最印象深刻的一首詩啊。(我很用功的抄了下來)

好同學們,或許我今天說的這些聯考不會考(因為快下課了,所以有人在收書包)

但是在你的人生一定會考啊。

我後來還留下來,看中山女中的跑上台上跟吳岳拍照,我就在台下把這首詩抄完。


請不要把你的女朋友物化了,也不要把妳的男朋友物化了,

因為這樣,你就錯在先了......

創作者介紹

~Per l' amaro e il dolce?~

noiram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jacky731217
  • 好文推
    怎麼以前上吳岳的課都沒跟我們講這些= =
    媽媽勒咧
  • noiramon
  • ㄟ?我們以前有上過吳岳的課喔?
    還是這是你高中以前的事了?
    我一瞇瞇印象也沒有,哈哈
    =w=a
  • jacky731217
  • 當然是高中的事了
    現在才想起大學好像有國文
    都沒去上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