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紀小龍,主任醫師、教授、博士生導師,全軍解剖學組織胚胎專業委員會委員、全國抗癌協會淋巴瘤委員會委員、全國全軍及北京市醫療事故鑒定委員會專家,每年在病理會診中解決疑難、關鍵診斷1000例以上。

  我是做病理研究的。說到病理學,老百姓瞭解得不多。在國外叫doctor's doctor,就是"醫生的醫生"。因為我們每天幹的活,都是給醫院裏每一個科的醫生回答問題。並不是我們有什麼特殊的才能,而是我們都有一臺顯微鏡,可以放大一千倍,可以看到病人身體裏的細胞變成什麼樣子了,可以從本質上來認識疾病。

最好的保健就是【順其自然 】

  我認為,最好的保健是順其自然。不要過分強調外因的作用,而是按照自己本身生命運動的規律,去做好每一天的事情。小孩、年輕人、中年人、老年人,各有各的規律,各有各的自然之道。大家都吃保健品,保健品毫無作用。男人喜歡補腎,我不明白他為什麼要補腎。男性的強壯和性能力,是由身體裏的男性激素決定的,不是用什麼藥物、吃什麼食物能夠補充的。

  化妝品衹能用作心理安慰。有的人皮膚乾燥,抹一點潤滑的保持水分,那是可以的。但是想用化妝品變得年輕,今年20明年18,那妳就上當了。

  皮膚的黑和白,決定於皮膚裏黑色素細胞產生的色素多和少。我去美國的時候專門考察過,黑人、白人皮膚裏的黑色素細胞都差不多,差在細胞產生的色素是多是少。妳以為抹了藥,就能讓細胞產生的色素多一點或少一點,這是做不到的。很多化妝品抹上去之後確實有效果,但它不是從根本上解決問題,等於刷漿,妳的黑色素細胞是永遠不變的。

  每個人的皮膚都有7層細胞。如果妳去做美容,磨掉3層,就像原來穿著厚衣服,看不到裏面的血管,現在磨薄了,血管的紅色就明顯,看上去就紅潤了,像拋光一樣。所以妳做美容以後,會又紅潤又光亮,顯得年輕了。不過,人的細胞替補是有次數的,假如能替補50次,妳早早的就消耗掉了,等妳老了,再想替補就沒有了。

  還有運動。咱們可以運動,但是不能透支。任何運動形式都有它最佳的頻度和幅度,好比說心跳,正常人1分鐘跳70下,妳不能讓它跳120下、150下,那不是最佳的運動限度。運動的時候,不能超過身體裏細胞所能夠承受的限度。許多運動員都不長壽,因為他的運動強度超過了應該承受的頻度和幅度。就像蠟燭,燃燒得特別旺,生命一定很快就結束了。

  我們說,平時大家心跳是70下80下,不過成年累月都是這種狀態也不是好事。如果妳每個禮拜有一次或兩次,讓心跳達到100甚至120(最好不要超過150),妳的血液加速流動,等於給房間來了一次大清掃。一個禮拜左右徹底清理一兩次,把每個角落裏的廢物都通過血液迴圈帶走,有助於妳身體的代謝。

  醫生的診斷有三成是誤診。如果在門診看病,誤診率是50%,如果妳住到醫院裏,年輕醫生看了,其他的醫生也看了,大家也查訪、討論了,該做的B超、CT、化驗全做完了,誤診率是30%。

  人體是個很複雜的東西。每個醫生都希望手到病除,也都希望誤診率降到最低,但是再控制也控制不住。衹要當醫生,沒有不誤診的。小醫生小錯,大醫生大錯,新醫生新錯,老醫生老錯,因為大醫生、老醫生遇到的疑難病例多啊!這是規律。中國的誤診和國外比起來,還低一點兒。美國的誤診率是40%左右,英國的誤診率是50%左右。

  誤診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太複雜,一時說不清,但是可以告訴大家一個原則:如果在一家醫院、被一個醫生診斷得了什麼病,妳一定要征得第二家醫院的核實。這是個最簡單的減少誤診的方法。

  有一些不是誤診的問題。比如說脂肪肝,它不是病。在20年前,不管哪本書上,都不會專門有這個詞兒,這全是B超惹的禍。有了超聲這個儀器,把探頭往妳的腹部一放:哦!妳是脂肪肝!這個詞就叫出來了。

  我專門研究過這個問題。我在解剖之前,先給超聲科打電話,讓他們推一個超聲機到解剖室,在打開腹部之前超一下,看有沒有脂肪肝,然後打開來驗證。有時候他們說:沒有,打開一看:這不是黃的脂肪嗎?有的正相反。所以超聲診斷脂肪肝是不準確的。

  身體裏脂肪多,妳的肝臟裏脂肪一定多,問題是脂肪多了,給妳帶來什麼疾病沒有?我們做了很多解剖,沒有發現一個肝臟的硬化、肝臟的損傷,是由於脂肪肝引起的。有人說妳現在是輕度脂肪肝、過兩年變重度脂肪肝,然後就變肝硬化,最後是肝癌,說這樣話的人沒有任何證據。

  還有酒精肝,都以為喝酒對肝損害最大。酒精叫乙醇,乙醇到了肝臟,在那裏分解,像剪刀一樣,把兩個碳的分子剪斷,最終產物是水和二氧化碳,二氧化碳呼出去,水尿出去。如果妳的肝臟裏都是這樣的剪刀,妳害怕喝酒幹什麼?關鍵不是對肝的損傷,肝細胞死了可以再生,關鍵是對神經細胞的傷害。人體裏衹有神經細胞是生下來多少個,一輩子都不會再增加一個,衹會減少。喝酒每喝醉一次,都要犧牲一批神經細胞。

  癌細胞是殺不死的

  我對癌癥的興趣,從70年代上學時候就開始了,到現在已經30多年了。開始的時候充滿了幻想、充滿了激情。我認為,把所有的時間精力都用來鼓搗癌癥,總能鼓搗出名堂來吧!1978年第一屆招收研究生,我就直奔著癌癥去了。結果搞了半天,發現原來是竹籃打水一場空!每個新方法一出來,我就去鼓搗一陣,最後一個個都破滅了。

  我感覺最悲慘的就是:送進來一個十幾歲的中學生,已經全身轉移、擴散了,他還不明白,還想回去上學。我去查房的時候,這個小朋友就問:爺爺,我什麼時候能夠上學啊?我怎麼回答?我如實告訴他?面對這麼幼小的一個生命,我怎麼能說得出來?我如果隱瞞,等這個孩子到了最後階段,就會知道我是在說假話,我再去看他,他還能信任我嗎?中晚期的時候,妳去治療癌細胞,想把癌細胞殺死,這個思路是錯的。癌細胞是殺不死的!妳不要指望通過醫學的辦法,來解決妳的癌癥問題。那麼要用什麼辦法呢?我打個比方:任何癌癥,就像一個種子,妳的身體就是一片土壤。這個種子冒芽不冒芽,長大不長大,完全取決於土壤,而不是取決於種子。種子再好,土壤不適合,它決不會長出來。怎麼改善這個土壤?這是現在研究的課題。

  我們提倡健康體檢。早期的癌要治好很簡單,問題是怎麼發現。傅彪最後也到我那裏去看病,他是肝癌。肝癌多數都經歷了乙肝、丙肝,然後是肝硬化,第三步到肝癌。細胞變成癌要5到10年!肝臟受到攻擊,1個變2個、2個變4個,像小芽冒出來一樣,然後一點一點長大。妳每過半年查一次的話,它決不會長成兩三公分的癌!衹要提前治,在兩三公分以前,肝癌都可以手到病除。

  像傅彪這樣的案例,如果提前診治,不是老說工作忙,是完全有辦法挽回的。但是他找到我的時候,已經沒辦法控制了。他的肝臟切下來我也看到了,太晚了,不可能再活下去。那時別人還罵我說:人家手術以後不是好好的嘛!妳怎麼說人家活不長?

  我可以肯定他活不長。他的癌細胞像散芝麻一樣,在肝臟裏鋪天蓋地到處都是,怎麼能活得長?有人說換肝就可以了。癌細胞很聰明,肝癌細胞最適合生長的環境是肝臟,肝臟裏面長滿了,它就跑別的地方去了,等妳換了一個好肝,四面八方的肝癌細胞都回來了!沒有用的!

  我們有責任早期發現腫瘤、早期治療。如果是晚期,我建議針對生存質量去努力,減輕痛苦,延長生命。針對晚期癌癥的治療不需要做,因為沒有用。

  作為醫生,我給自己衹能打20分。為什麼?有三分之一的病醫生無能為力,,有三分之一的病是病人自己好的,醫學衹解決三分之一的病。而這三分之一的病,我也不可能解決那麼多,我能打20分就很不錯了。  

做醫生這麼多年,我有一種感慨:醫生永遠是無奈的,因為他每天都面臨著失敗。

 

創作者介紹

~Per l' amaro e il dolce?~

noiram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vone210
  • 如果我得了癌症,除非是初期開刀可以好的那種之外,我絕不要住院做可怕的爭札,乾脆乘有體力做自己喜歡的事,開心到死也是一件好事。

    好文借引一下可?
  • 現在的醫學漸漸的往quality of life的方向去做改善,安寧病房就是類似的例子。我爸最近也要我們簽一張他的拒絕急救同意書,在特定條件下拒絕急救,我想以後我老了也會做同樣的事吧。

    引用有何不可?歡迎^^

    noiramon 於 2009/07/10 12:23 回覆

  • cheryl0522422
  • 哎~~~現在我開始要為某一位朋擔心了
    他最近開始上健身房原因是因為最近懶,跟這篇文章真的事有很好的共識阿
    也對~多運動對身體有好處
    但是對豬我就不了解嚕^^
    希望他能了解我的用心ㄚ
  • 哈哈哈,他是該了解你的用心~(裝傻ing)

    noiramon 於 2009/07/15 22:2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