差點走上不歸路。

滿身的臭味, 讓我頻頻做噁。

諷刺嗎? 非常諷刺。

怎麼回事了現在?

好奇? 還是真有那麼煩悶?

我想都不是藉口。

懦弱,不負責。

茫茫的腦袋沒讓我看見天堂,

只看到鏡中奢望逃避現實的懦夫。

過這麼爽還想逃避些什麼?

仔細想想也真沒那個念頭,

但在那剎時的確有心思放空的一刻。

反正,無聊事幹過了,

沒什麼好處的事,試過就算了。

還好身體比頭腦還清楚,

再多的疑惑困擾也沒想做噁的感覺來的更清晰真實。

爛事就是爛事,多說無益。

....

好想吐,竟然比喝醉酒還難過,

至少喝醉了意識不清,但我現在卻是頭腦清楚。






空虛的感覺。
創作者介紹

~Per l' amaro e il dolce?~

noiram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