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開車載老姐出家去了,而我也正式變成另一種形式的獨子。


一路上和老媽、老姊的男友(算"前"了吧),還有香香阿姨一路說說笑笑的,

不過多少感覺的出幾分強顏歡笑的情緒。

老媽當初看過老姊寫的信時有哭過,香香阿姨昨天來看我們的時候也哭過,

迪詠應該是不會哭,但畢竟交往這麼多年了一定會感到難過與不捨,

今天在車上嘻嘻哈哈的,與之前的氣氛明顯的不搭,但卻特別的讓人感覺....

老爸自從收到醫院寄來的離職證明書後就不說話了,即使講話也是軟趴趴的聲音,

自己的女兒從醫生變成比丘尼(目前還會帶髮一年),我想這心情不是為人父母的會很難體會,

也難怪老爸選擇去上班也不願意請假送她一程,畢竟要分開時的情緒是很難拿捏的。



不過當然了,不是說她去德山寺後就確定出家一輩子了,

寺院和她會互相去檢驗是否合適讓她繼續留下來。

有可能老姐會認為環境和她想的不一樣而離開,也有可能寺方認為她還不適合出家而讓她離開,

總之這一年算是個磨合期,給她和寺方磨,也給老姐所認識的所有人磨。



最疼老姊的非老媽莫屬了,每次老姊回家都會看她和老媽黏在一起互開玩笑,

看著老媽今天微笑著跟寺方的師傅們交代事情,一看就知道是在強顏歡笑,

大家都知道,但大家也都陪著做樣子。

也終於看到老姊掉眼淚了,紅著眼眶站在一旁看老媽談話,

就像老姊自己所說的,她今天出家,

我們失去的只是這一個人,但她失去的卻是與所有人的牽絆,

如此想著也難怪她會紅眼匡了。



anyway,願她找到她想要的,

以後說不定就得叫她聲"師父",而她也會叫我"鄭居士"也不一定。

至於這段期間,就好好觀察老爸的一言一行了,

希望他能早日看開。



ps:跟這一個禮拜找不到我的人說聲抱歉....

創作者介紹

~Per l' amaro e il dolce?~

noiram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