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條件的付出,常人做得到嗎?每個人多少是可以說服自己付出後不去奢求回報,但是可以撐多久?

或許有人會說:"有阿,我就有認識某些人在做某些事情時是真的不求回報,而且始終如一",不過我想那些人做的那些事,在他們自己心目中是多重要呢?我想只有他們自己知道。我一直相信人是行動目的導向的生物,做的任何事情都會有他的目的,今天做的某件事情我認為目的不在別人身上,做完後自然不會去想要從別人身上得到什麼,因為作事情的當下已經從自己身上得到回報,而如果做的事情,其結果是需要透過他人才會發生的話,那麼就會自然而然產生奢望回報的舉動。所以了,內心真的無私的奉獻我想只有聖人做得到,連那些宗教狂熱者吃齋唸佛信上帝的,行善的目的很多也是希望自己死後可以上天堂什麼的,即使是真的想要幫助別人,那種念頭也是一種慾望吧?好比說幫助人後發現對方沒有過的更好而覺得難過,這種心情難道不就是一種奢望回報的心態嗎?一種奢望對方過的更好來回抱自己付出的善心的心態。我想我這種觀念挺偏頗的,沒辦法表達能力不好舉不出更好的例子,總之我想表達的意思是,如果今天牽扯到自我犧牲這件事情,沒有人可以真的無私心的付出一切,壞人作壞事有他的目的,好人作好事也有他的目的,而一旦談到目的這兩個字,就已經和無條件三個字背道而馳了。

自己都不幫自己了,還想奢求別人幫忙?這陣子的處世哲學就是想做的事就放手給他做下去,只要是目的是正面的,沒看到完全的失敗前任何方法都儘管試試看。效果如何呢?當然很好。

這禮拜維持了每天唸原文書至少四小時的自我要求,成效不錯,短短一個禮拜就解決掉了一個指頭厚的頁數。書真的是想念才去唸效果才好,遺憾的是總是失去了才知道要珍惜,如果大學時可以體認到唸書的迫切性,我想現在我的專業層次早已更進一層了。不過後悔不是我想做的事,好好把握當下吧。

4/20號的課程一直喬不攏,一下可以上一下不能上,尤其是今天讓我體會了從天堂掉入地獄,在硬生生反彈回天堂的感覺。胖子原本假排好了說要幫我留守,結果又怕出車的責任歸屬會影響到他的升遷,就藉口勤務連的連長排不出支援的人,然後告知說我不能去上課,把我從天堂踢下去。到了晚上,勤務連連長主動打電話通知,說可以用默許的方式安排不特定的人支援緊急的救護車派車,這下子又彈回天堂了。不管怎麼說,能去上課總是件好事,不過要當天來回台中桃園,這可真是件累人的事。對了,士官長真是好人,有機會要好好的答謝一番。

今天一個空院的少校打羽毛球時把阿基里斯腱給玩斷了,由於不是很緊急(應該很多人覺得很嚴重,不過斷了就是斷了,趕著那幾分鐘提前進醫院也沒用),沿路便用著悠哉的心情開救護車。開著開便哼起歌來,赫然發現我腦子裡的中文歌曲竟然有半年多沒有更新了,也許有機會該去找些新的歌曲聽聽,不然哪天突然去唱歌時盡唱些老歌還挺怪的。

差一個月就單身一年了,時間過的真快。一個人的日子其實並不差,自由時間很多很多,至少想幹麻就幹麻,而不用去顧慮到另一方的一切。不過難熬就是難熬在有些話不是可以輕易的跟家人或是好朋友說的,有些事情有些夢想也只有兩人一起計畫著才會美麗。不過對於這個層面來說已經不會去奢求未來的感情可以提供我這些需求,畢竟兩個個體間的差異性不是用單純的愛或體諒就可以完全克服。談夢想,計畫未來的事情當初我也做過,不過被潑過幾次冷水後就覺得有些事情真的是勉強不來的。我的夢想不一定是妳的,妳的夢想也不一定是我的,而現時就是夢想這種東西去迎合對方去達成共識後就不再有它的獨特性。免強不來的,就只能祈禱機緣可以撮合著兩個有相同夢想的人可以遇在一起,不過這太難了,所以說實話,去求也沒用。但愛情對我而言還是有一定的憧憬與魅力,不過體會到夢想和現實之間的差距後,就會不自覺的去降低對愛情的標準。曾幾何時發覺自己變成這樣易於妥協的人了?感覺很可怕,對於感情這方面我還是希望自己可以感性一點,而妥協後的感情卻是建築在理性之上。不是說談感情時理性不好,但是理性的真面目底下終究還是原始的感性。很多人要求的感情是所謂的靈魂的契合,我想大概就是這個意思吧。

創作者介紹

~Per l' amaro e il dolce?~

noiram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